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手的博客

 
 
 

日志

 
 

让我拿什么报答  

2007-07-12 20:5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四年了,我终于下定决心鼓足勇气去看望你们了,我朝思暮想的于大爷、大娘还有我的哥哥姐姐们……

轰隆隆的车轮响,砰砰砰的心儿跳。二十四年了,年愈古稀的二老身体可好?是否记得我从前的模样?当年那个黄毛丫头如今已是一个黄毛丫头的妈妈了。会不会象从前那样慈爱地喊我的乳名?会不会骂我,把我撵出家门?或是根本就不认识我了,记忆已飘逝……

近了近了,离我费尽心血终于打听到的地址,越来越近了。我的心越发的收紧了,我是多么的盼望立刻见到你们,而又多么的怕见到你们啊!二十多年来,多少次梦里相见,我独自设计了成千上万个相见的情景,我们相见的轰轰烈烈的场面……

我的泪水不知不觉又流到腮边,我的思绪又回到从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正读初中的我突然感到头痛难忍,一阵紧似一阵的头痛让我彻底理解了被唐僧念了紧箍咒的孙悟空。家人围着我团团转,这个时候也让我感受到亲人的关怀是多么的真挚和温暖,感受到我的生命对于家人来说多么重要。父亲带着我来到乌市看病,由于入院困难,首先来到了父亲的老朋友,我的于大爷、大娘家。

怎能忘,在我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是大娘当机立断,不信什么鬼魂附体的歪理邪说,决定马上将我送到医院,并利用了一个偏方,配合医生将被疾病折磨得不省人事一天一夜的幼小生命硬是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怎能忘,在我头疼发作的时候,大姐紧握我的手,为我擦拭头上的汗珠;怎能忘,在我病重那些日子,大爷您每天都要来到我的床前,为我讲一些开心的故事,用“铁丫头”鼓励赞美我与疾病做斗争的坚强意志;怎能忘,在我病情有所好转时,二老接我到家,把温暖的炕头让给我,给我做好吃的,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晚上大哥再推车把我送回医院;除夕夜,大娘和大姐把包好的饺子煮好,不顾天寒路远,骑着车先送到我的床前。看着我把热乎乎的饺子吃完,大娘和大姐才收拾空饭盒回家继续包饺子。怎能忘,二老对我的慈爱和喜欢,要认我为干女儿的殷切深情;怎能忘,在我休学静养期间,大爷您顶着烈日,特意来家看我……

怎能忘……怎能忘……

羔羊尚有跪乳之义,乌鸦还有反哺之情。二老给了我父母才能给予的恩情,我怎能不思报答?我默默地在心里设计着未来:我成为一位爱国华侨,为家乡的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我的父母亲人都为我骄傲,大爷大娘也住上我买的房子,坐上了我送的车子;或是我当上了大官,发了大财,成名成家,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我发誓不混出个人样来绝不去见你们。可是啊,然而,但是……现实是那么的无奈,二十多年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努力了,奋斗了,有成功的欣喜,更多的是失败和沮丧,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而我至今仍是个功不成名不就的穷完蛋。已经隔了一个世纪了,大爷大娘早已到了风烛残年。如一阵凉风吹过我的头顶,使我发昏的头脑猛然清醒,对,不能再等了。

轻叩房门,我的心砰砰跳个不停。千百次幻想的见面的情景却是那么的平静。大爷坐在床上,两鬓斑白,但衣着整洁,面目慈祥。半年前突发的脑血栓让您不能说话,耳朵只能听到微弱的声音……啊,大爷,您认出我来了,您的脸上泛出微微的笑意,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了。您颤抖地抚摸我的脸和手,您笑了,我却哭了。我只要早来四个月,您还能说话,我们还能交流……

门响了,大娘您出去买盐回来了。您认出我来了,您没有骂我,更没有撵我,而是拉着我的手,仔细地端详。历历往事仿佛都在昨天,那么亲切,那么自然。“孩子多大了?小日子过的好吧,身体都好吧……”原来您对我的要求竟如此的简单,那么我当初的誓言,这二十几年的空白……我不知该怎样形容我的愧疚和自责……当年,您把对自已女儿一样的慈爱给了我。如今,我该怎样报答你们啊,我亲爱的爸爸妈妈!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